“老”市場闖世界 ——從湖南高橋大市場看雨花區開放經濟

http://www.hliupm.live/market/ 2019/12/16 9:35:59 瀏覽次數:171 信息分類:食品批發市場 編輯:家豪
革命、建設、改革、復興……七十載春秋,湖南長沙踏著鏗鏘步伐。1996年,長沙市區劃調整設立雨花區,建制改革于長沙市郊區。從位居長沙東南一隅,到躋身全國綜合實力百強區;從承擔城市功能的“服務者”,到引領城市開放崛起的“弄潮兒”。

革命、建設、改革、復興……七十載春秋,湖南長沙踏著鏗鏘步伐。1996年,長沙市區劃調整設立雨花區,建制改革于長沙市郊區。從位居長沙東南一隅,到躋身全國綜合實力百強區;從承擔城市功能的“服務者”,到引領城市開放崛起的“弄潮兒”。從1996年至今,在雨花區歷屆區委、區政府的努力下,特別是近年來,在新一屆區委、區政府的堅強領導下,雨花人把滄桑巨變鐫刻在廣袤的土地上。基礎設施大推進,新舊動能大轉換,商貿物流大流通,民生事業大繁榮……這奮斗,有你有我;這榮光,屬于你我。也許你只是普通的上班族;也許你從外地而來把小家安在了雨花;也許,此時年輕的你正在激情創業……每個平凡的你,是雨花碩果的締造者,也是雨花碩果的享受者。

今天,我們追尋雨花巨變,只因為深刻懂得并自覺踐行,萬水千山,不忘來時之路!

今天,我們刻錄雨花巨變,只因為深情回望才能昭示未來, 雄關漫道,競數風流看今朝!

雨花巨變是系統而多元的。今天我們選取了高橋大市場、高升村、圭塘河等地,通過講述背后披荊斬棘的故事,展示雨花區未雨綢繆的憂患擔當,清醒判斷的萬丈豪情。我們期待“以點推面”,勾勒出創新創業的財富雨花、精致精美的品質雨花、共建共享的幸福雨花。

開放是什么?高橋人有著自己的理解。

整潔有序的環境,風情各異的門店,琳瑯滿目的產品,漫步在湖南高橋大市場,總能感受到這個市場由內而外散發出的開放氣質。

來自不同地域的貨物,操著各地方言的客商,有條不紊的通關工作人員,穿梭其中總能被開放的心態所感染。

不靠海、不臨港,因其開放的品格、開放的優勢、開放的作為,高橋已牢牢把握著全國第三大綜合性市場的“江湖地位”。

1995年,改革開放的春風在星城激起漣漪。長沙市委、市政府發起了建設大市場的號召,商人羅映紅敏銳地意識到這是一次難得的機遇,主動請纓,牽頭挑起建設高橋大市場的重任。

高橋國際名酒街開業_副本.jpg

首批入駐的商戶陳建林依然記得當時來高橋的樣子:市場周邊都是農田與水塘,可以用“荒郊野嶺”來形容,的主干道是二環線。

陳建林之前的門店是在五一路的下河街。“來高橋大市場我們當時也很忐忑。”1996年,陳建林面臨著現實選擇,下河街客戶基礎好,但從長遠來看,綜合市場往市中心涌不符合城市功能定位;搬遷至高橋?這個新建的市場有沒有人氣、生意能不能做起來?

“你們來,我們在租金上有政策,不會虧待大家!”羅映紅承諾商戶,并反復講述優惠政策和描述未來規劃。“只要是來高橋大市場采購,每車貨我們補貼100元錢。”羅映紅這樣吸引經銷商。帶著對羅映紅個人的信任,和對市場的判斷,陳建林與80余戶同行一起從下河街搬遷到了高橋大市場。

1998年,高橋大市場舉辦了第59屆秋季全國糖酒交易會,交易金額高達300億元,創歷屆之。趁著糖酒交易會這把火,高橋順勢引入了酒店用品、文體用品、茶葉茶具等新的業態,高橋從單一業態走上了多業態集合的綜合性市場。

2008年,在“長沙擴容,市場外遷”的大勢下,長沙市政府將高橋大市場指定為不搬遷市場,以此為契機,持續投入了30億進行全面提質改造。市場改造后的高橋環境到底怎么樣?從一個細節我們可以感知整體:經常來高橋的采購商可以明顯看到,穿梭在市場的貨車、面包車越來越少了。

市場越來越火,為什么市場越來越空?

——高橋形成了統倉、統配供應鏈模式,即由高橋大市場負責所有貨物的配送。15輛統一的新能源電動貨車,每天定時出現在市場,避免了貨車涌入造成擁堵。今年新提質的文體用品城,更是將門面縮減,騰出3米車道,并增設停車位,亂停問題得到根本解決。

蜂擁而至的客商去哪了?——隨著23年耕耘,“‘高橋’二字本身就是品牌。我們客戶現在都不用來高橋,直接網上或者電話下單。車少、人少,但市場交易額不減反增。”陳建林說。

綜合性市場,不代表賣點“雜”

專業化、平臺化是開放的內核

一個開放的現代市場已然成型!日益活躍的市場經濟,深入人心的開放理念,是不是意味著商戶經營范圍的廣闊?從一些商戶的發展軌跡來看,答案是否定的。對絕大部分商戶而言,在歷經多年的發展后,反而做起了“減法”。

李瑞凱,1999年來到高橋大市場。白手起家的夫婦倆,創業之初“什么賺錢賣什么”。李瑞凱介紹:“店里的品種也比較雜,有干貨、飲品,還有些餐具。”2007年以后,開始選擇專業化的運營。李瑞凱將咖啡作為主打產品,其余與咖啡相距甚遠的商品一律下架。同時,注冊“捷歐”咖啡商標,自主研發產品。目前,該店已和全球60多個國際品牌建立了穩定合作,客戶遍布全國各地,是中南地區的咖啡整合服務商。

“這幾年,我們的產品越做越細、越做越專業。這符合一個企業的發展規律,也符合高橋大市場的趨勢。”李瑞凱介紹,目前,公司已經建設了全國面積的咖啡體驗中心,配套有商品展廳、咖啡學院等。

商戶的變化,也折射出高橋大市場的變化:目前,高橋大市場形成了8個專業市場,定位更細、更準。

“砍掉”主營之外的“枝枝蔓蔓”,如何保障銷量?尤其是近年來,伴隨著電商的崛起,高橋大市場里一些批發、零售商遭遇了“滑鐵盧”。破局的根本在于平臺化思維。湖南高橋大市場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羅曉介紹,平臺經濟模式具有高端化、融合化的特征。近年來,高橋不斷搭建信息平臺、服務平臺、孵化平臺,有效提升商品流通率。

羅曉說:“在市場主體引進方面,不是有什么就來什么,而是引進有品牌的產業、有上游資源的商戶,以做大產業鏈發展規模,成為產業上下游資源聚集的平臺。”

據了解,從2015年開始,高橋搭建了電商平臺。點開“高橋商城”網站,酒水、茶葉、服飾分類清晰,市民足不出戶,也能“逛”高橋。目前,高橋商城已入駐商戶4000家,上線商品6萬多個,發展下游采購商3000余家。目前,高橋大市場已經累計實現線上交易5000多萬元。隨著越來越多的展會落戶長沙,高橋大市場還借助中非經貿博覽會、酒水食品展覽會、農博會等,通過專業運營、平臺對接,不僅使商戶銷售業績倍增,高橋自身也逐步走向多功能融合的商貿生態平臺。

吃“全球飯”、打“國際牌”

跑出高水平開放的加速度

“從高橋出發,輻射全國,對接世界。”采訪中,筆者多次聽到這句話。它顯示了一個綜合市場的底氣和胸懷。這并非無稽之談:2018年,商務部等七部委聯合發文,批準湖南高橋大市場開展市場采購貿易方式試點,成為全國十四家之一、湖南的試點市場。

對高橋的商戶來說,這究竟有何“利好”?

商戶劉海長回憶,1999年,他在高橋大市場租了一個小門面經營酒店用品。隨著市場的發展壯大,他逐漸試水外貿出口。“走普通貿易程序,時間長、成本高。”他介紹,之前他在報關之時,出口碗、盤、碟等每一個品類,都需要分別填寫一張報關單,獲批之后,可以按照“瓷器餐具”的大類報關,一張報關單就能搞定。

的“紅利”莫過于增值稅免征不退。以前是“出口退稅”,要交了增值稅,再到稅務局申報退稅,時間長,企業資金壓力大。“現在直接不用繳納增值稅,降低了成本,減輕了企業負擔。”劉海長感慨。乘著政策春風,劉海長店里的酒杯、餐盤、刀具,從只在湖南本土銷售,逐漸“飛”到巴西、阿聯酋、澳大利亞、加拿大等多個國家和地區。去年,劉海長的外貿出口訂單超過600萬元。

像劉海長這樣的“出口大戶”,在高橋大市場還有很多。科源公司通過跨境電商出口輪椅、呼吸機、血壓計,一年拿下3000多萬美元的訂單;還有做仿真花的商戶常濤,僅出口仿真花這一項出口額可達300萬美元。

甚至很多市場之外的個體戶也把目光瞄向了高橋。“以前我們個體工商戶需委托代理公司結匯,如果到高橋,個人就可結匯。”一位批發商提起高橋,語氣中充滿著向往。

高橋有多火?從原有商戶的黏性和新拓客戶的熱情兩個維度或許能略知一二。

——在高橋大市場的8000多商戶中,40%以上在這里經營了10年,其中規模達到10億元以上的商戶有150多家、億元以上的商戶有300多家、千萬元以上的商戶有2000多家。

——今年建成開館的湖南出口產品集聚區,短短幾月招商全部完成。株洲的服裝、邵陽的箱包等,甚至是由產業協會牽頭、整個產業的龍頭企業入駐。“這在全國綜合市場的招商中恐怕算得上‘神來之筆’。”雨花區商貿局一位工作人員說。

應開放而生,因開放而興。

新一輪高水平開放征程上,高橋大市場蹄疾步穩、信心十足。

看干貨 找產品 做招商 謀發展
火爆在線-線上糖酒會,永不閉幕的糖酒會
微信公眾號
深圳樂安百氏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
河北安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 駐馬店市豫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武磊西甲再进一球